天天有喜60 【新年特刊】王庆坨镇的一年: 共享单车“轮回”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2-06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王庆坨一家自行车厂房里的场景,现在接的单子主要是山地车。(记者 王伟凯/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2月28日《》) 一年间,共享单车来了又走,但天津王庆坨镇的人还要靠单车存活,他们中的一些甚至成了共享单车的接盘侠。 苏勇一脸愁容,几个词频繁地从他口

王庆坨一家自行车厂房里的场景,现在接的单子主要是山地车。(记者 王伟凯/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2月28日《》)

一年间,共享单车来了又走,但天津王庆坨镇的人还要靠单车存活,他们中的一些甚至成了共享单车的“接盘侠”。

苏勇一脸愁容,几个词频繁地从他口中说出——“寒冬”“赌博”“被套牢”。在他的工厂里,几万个车筐堆积在一起,有的已经生了锈。

2017年春天,火爆的共享单车让资本市场一片狂欢,也点燃了天津王庆坨镇的热情。这里被称为“北方的自行车王国”,镇上自行车的年产量占全国总数的15%左右。七成以上的自行车零件,都能在这里生产。

过去几年,在公共交通、私家汽车的冲击下,整个行业都进入漫长的衰退期。在这里,每年都会有一批工厂倒闭。

共享单车的兴起一度被视为救星,它给这里大多数的工厂都带来了数以万计的订单。这个靠传统制造业起家的北方小镇,在那时掀起了共享经济讨论热潮。

但寒冬再次降临,共享单车来了又走,但这里的人还要靠单车存活。有些老板低价回收无人管理的共享单车,简单维修后,再转手卖到偏远的地区,还有一些老板干脆做了共享单车的“接盘侠”。

春天的繁荣

苏勇接的是酷骑单车的单子。与其说是“接”,不如说是“抢”。

融资、扩张、全球化,2017年3月份的共享单车,还是一个“风口上”的行业。名声在外的王庆坨很早就与共享单车建立了联系。这里产能充足、价格便宜,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单车。不过,共享单车公司极少愿意承认自己的供应链就在这个镇上。

将王庆坨与共享单车拧在一起的是“中间商”。他们是知名自行车厂的工作人员,这些自行车厂从共享单车公司拿来订单,草帕子,但是由于产能不足,就分派给王庆坨的厂房。

王庆坨自行车产业有着20年的历史,虽然被誉为“自行车王国”,但大多数厂房都属于作坊式的,一般只承担自行车零部件的生产、制造。

苏勇的厂房在王庆坨镇上的一个巷子里,如果不仔细找,很容易就会错过。那是一个专门做车筐的地方,旺季时,会雇用二十来个工人。

“一个车筐赚3块,情生意动,5万个就是15万。”苏勇向记者回忆,金钱树叶子发黄,这样的大单已经很久没有在王庆坨出现过了。往常接到的订单大多只是几百个,好一点的也就两三千个。如果一年接两三个共享单车的大单,就很有赚头了。

苏勇的这个单子,是用两瓶女儿红换来的。他把中间商拉到镇子上的一个火锅店,两瓶酒下肚后,单子就归了他。王庆坨人做生意,有一点江湖气,遇到老客户,有时酒桌上谈妥的事情,连合同也不立,第二天就开了工。

共享单车出现之后,想买代步单车的人更少了。“订单量暴涨,让人们看到了春天,但做这一批共享单车的同时,传统代步单车的单子也没了。”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CEO孙昊说。

富士达是位于天津静海的一家大型自行车厂,每年的产量可以达到1300万辆,与整个王庆坨的产量相当。它的另一个身份是OFO战略合作伙伴,今年有500万台的小黄车在这里生产。

富士达是共享单车的受益者。与OFO合作,让这家老牌单车公司重新获得了生机。在孙昊看来,这是一个正常的产业升级过程,机会只能留给头部企业。

与共享单车赌成本

王庆坨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共享单车的风险,只是不想错过这个发财的“良机”。

用苏勇的话来说,专治早泄的药,接单子就像一场赌博,赌的是共享单车公司至少可以存活两年,到了那时,即便后期订单结不了款,前期所赚的钱也够用了。但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不到半年,风光无限的共享单车就走下神坛。

苏勇就是被这些订单给套住的。他前后接到的三个单子,都是只支付30%的定金。第一个单子还没有做完,马上就来了第二个单子,对方承诺等货都发了一起结尾款,然后没多久又来了第三个单子。

当他还在等待着剩下的尾款打来时,这家单车公司就开始爆出押金难退的,直到倒闭,尾款也没有拿到,至今还有几万个车筐在厂房里放着。

在王庆坨的自行车生意场里,关系好的签单连合同都不用,只需一个口头协议。这也为这些厂商埋下了隐患,出现纠纷时,很难维权,到最后也就自己认了。

“以前是赌利润,现在是赌成本。”李星向记者说出了这种协议的危害。他是王庆坨镇上的一个老厂商,从2004年就开始经营自己的自行车厂。

据李星介绍,以前有一种“三六一”的打款模式在王庆坨很受用。两年前,江苏有一家做“校园车”的厂商找到他,让他做一批价格便宜的单车,就是采用这个模式。

“三”是指前期30%的押金,开工之前就付;“六”是指“60%”的货款,发货时付;“一”是指剩余10%的尾款,等两年之后盈利了再给。自行车是个薄利的行业,厂方拿到90%的款之后,基本可以保本,剩下的10%就是利润,如果“校园车”倒闭,厂商们最起码不亏。

这种“三六一”模式赌的是两年后能不能拿到利润,共享单车的单子直接把成本也压上去了,风险明显要大很多。

在王庆坨,李星是少有的一个没有做共享单车的人。当时也有人找过他,王励勤退役了吗,但这让他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当时,一些电信运营商开展“充话费送自行车”的促销活动,大量的单车订单涌进了王庆坨,也是口头预约。

李星接了几千辆整车的单子,整个生产线都加班加点运转。天气热,李星就给工人们买啤酒;晚上加班,悦府山水,他就准备一大锅炖菜和馒头,一天能赚1万块钱。

不过,博煦来,好日子没多久,活动被叫停了,合作终止。李星库房里的2000辆单车也就没人要了,按照250块钱一辆的价格,就是压了50万的货,直接让他的工厂无法运转。无奈之下,李星只能把这些单车低价给处理了,忙活了多半年,一分钱也没赚到。

接盘“共享单车”

在王庆坨,盛传着几个曾经接过共享单车大单的大厂被拖垮的故事,但他们都不愿再向记者谈起此事。

不过,还有一批人重新做起“共享单车的生意”。他们低价回收一批单车,简单维修之后,再转手卖出去,每辆车子能赚二三十块钱。

在王庆坨做自行车配件生产的刘荣最近就以100块钱的价格收了几百台“骑呗”单车,再以130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广东湛江的一家批发商。不过,由于质量太差,被湛江的批发商一直吐槽,为了以后的合作,国宝特工动2,刘荣给他转了1500块钱的红包,以表歉意。

据刘荣介绍,在他们的圈子里,有专门收购共享单车的渠道。他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同行的朋友圈,正在以90块钱的价格售卖另一家共享单车的车子。

共享单车还以另一种模式回到这里。在距离王庆坨镇二十多公里的汊沽港镇,有一家天津光宝车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12年历史的老牌自行车厂,早些年也曾在王庆坨镇开展业务。在他们办公室的黑板上写着“共享单车进度表”的字样。

此前,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发布公告称,自己被四川拜客科技有限公司接管运营,该公司背后的大股东正是光宝车业。

光宝如何运营酷骑和小蓝,至今仍是一个谜。多位天津自行车行业人士均表示不理解,有的人认为,光宝可能借此低价收购酷骑和小蓝的库存单车。但是一位光宝车业的内部人士则向记者表示,小蓝和酷骑的单车,他们不对外出售。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王庆坨人来说,自行车是他们的饭碗,从早晨睁开眼,到晚上睡觉,没有一天不谈论自行车。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苏勇、李星、刘荣为化名)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小碧 责任编辑: 顾策 助理编辑 温翠玲

相关 共享单车押金 可以挪用吗 要是没有了押金,共享单车行业或将不复存在。共享单车用户对此要有清醒认识。 共享单车赌局 “别的行业用好几年走完的历程,在我们这(共享单车领域)一年基本走完了。”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 又一家共享单车"突然死亡"?!你的押... 共享单车再次陷入风口浪尖。近日知名共享单车品牌小蓝单车和酷骑单车因用户押金难退引起舆论关注... 哈罗单车,一匹最黑的”马” 从故事的一开始,阿里下注的哈罗就是一个搅局者 该整治不守交规的电动自行车了 如果问我过马路最怕的是什么,那我肯定会告诉你:电动自行车。 滴滴托管了,但小蓝单车债务危机仍未解... 滴滴对小蓝的托管,并未解除小蓝单车的债务危机。 评论1条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评论发送中,请稍候 1234

回复相关的主题文章: